首页      国内       上海       国际       社会       生活      文化       卫生       交通       教育      旅游      创业       企业
当前位置:搜客新闻网 > 收藏 >
大陆遗产税风波
时间:2018-04-03 13:50  浏览次数:

8月底,大陆首富宗庆后独女宗馥莉公开抱怨和政府打交道难,表示有可能将资产转移至国外。现在,除了和政府打交道之外,宗馥莉可能需要操心的还有遗产税。

据大陆媒体报道,9月22日,中央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在一次讲座上透露,征收遗产税已被写入中共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草稿。按照通行的遗产边际税率50%计算,宗馥莉想要继承家业,需要缴纳的税收可能高达数百亿元。

在,遗产税向来是一个敏感话题。去年年底,深圳爆出即将试点遗产税的传闻,引发热议,最后深圳市长不得不出面辟谣,平息市场恐慌情绪。

今年2月,国务院批转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提出的《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时,要求研究“在适当时期开征遗产税”的问题,再次引起舆论的高度关注。这次传闻写入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后,又一次点燃情绪,反对声浪汹涌如潮。

面对汹汹民意,当事人刘桓出面辟谣。10月1日,他在国务院参事室网发表声名,声称报道失实,手法与“深圳试点”如出一辙。外界猜测这是官方在遗产税问题上对民意的再次测试。一位任职部委的公务员对记者表示,现在不少部委在出台政策前,确有采取放气球测试公众反应的案例。

遗产税风波虽然暂告平息,但有关争议仍在持续发酵。社科院著名财税专家高培勇肯定表示,从整体方向上看,征收遗产税是必然趋势。

失衡的排气孔

遗产税在历史上就是一个争议税种。4000年前古埃及法老胡夫就曾征收遗产税用于军费支出,近代第一个征收遗产税的国家是荷兰,在1598年设立遗产税。英、法、美、意大利和日本等国,随后纷纷设立了遗产税。尽管从有关资料来看,目前全球至少有114个国家实施了遗产税或其他对财产赠予进行调节的税种,但减轻甚至废除遗产税的国家也为数不少,瑞典、新加坡、奥地利等十多个国家停止征收遗产税,香港也在开征遗产税70多年后,于2006年正式废除。

从大陆税收立法进程看,遗产税很早就被提上议事日程。1950年政务院颁布《全国税政实施要则》,遗产税就属于计划在全国统一设立的14个税种之一,后来因故搁置,不了了之。直到上世纪90年代,遗产税才重新进入决策者的视。

1993年国务院批准《工商税制改革实施方案》,再次提出开征遗产税,并且拟订了该税种的条例草案;1997年中共“十五大”报告,提出要“调节过高收入,完善个人所得税,开征遗产税等新税种”;2001年,开征遗产税又纳入九届人大四次会议批准的《国民经济和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其时正赶上世界范围内废除遗产税的浪潮,也许是出于“逆世界潮流而动”的顾虑,开征遗产税进展随之停滞,相关研究沉寂了十余年。

风水轮流转,从本世纪初开始,为加强对富人的税收调节,美国、意大利和日本等国重新对富人开征遗产税。2011年,美国恢复征收联邦遗产税,并将遗产税的免除额从177万美元调低为100万美元,最高边际税率也从45%提高到50%。

在此背景下,的遗产税问题再次被推至前台,原因主要是随着财富的高速积累,贫富差距、收入分配不公等问题已经发展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的基尼系数近年来呈不断攀升之势,远远超过0.4的警戒线。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收入分配课题组2012年的调查和测算表明,的基尼系数已经超过0.5,是全球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过去30多年,完成了财富的高速积累并显著分化的过程,而国家对此缺乏有效的调节手段,致使0.4%的家庭占有70%的国民财富(据波士顿咨询公司《2006全球财富报告》);而在日本、澳大利亚等成熟市场国家,一般是5%的家庭控制国家50%?60%的财富。

当前的贫富差距超过了西方数百年形成的财富格局,导致阶层固化、创新动力不足、矛盾显化等多种负面效应。在现行体制与财富格局下,创业发展的体制成本和经营成本日益提高,机会不公开始向二代、三代传导。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遗产税制度设计研究”的江苏大学教授张永忠认为,贫富差距和收入分配的恶化,让公众产生了强烈不满和被剥夺感,心理严重失衡,有必要设置一个排气孔,而遗产税就是这样一个装置。

今年3月,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发布《遗产税制度及其对我国收入分配改革的启示》报告,认为开征遗产税将对财富的高度不均衡性起到一定的再调节和校正作用,能直接降低居高不下的基尼系数,有效缓和贫富悬殊的状态。“无论促进公平、转变增长方式,还是缩小贫富差距,推进遗产税改革的时机均已成熟,条件也已基本具备。”

财政增收每年2000亿元

不容忽视的是,大陆执意推行遗产税,除了均贫富的效益,还有一个重要考量是财政增收。近年来,大陆经济增长放缓,地方财政吃紧,政府债务规模不断扩张,2017年极准生肖,开辟包括资源税、房产税和遗产税在内的新税源,已经刻不容缓,成为近年来的税改重点。

在金融危机爆发以前,财政收入的年均增速一度高达30%,现在已下降至个位数的增长。财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的税收增速下探至7.9%,比去年同期回落1.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包括社保、医疗、养老等在内的财政支出却年年加速,地方财政收支捉襟见肘。

从世界范围来看,遗产税所得占政府财政总收入的规模将近2%。上述北师大课题组的报告认为,推进遗产税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条件也已基本具备,应争取在2015年前出台遗产税制度,如果开征遗产税,财政将每年增收2000亿元。

不过,财政部公布的相关数据,目前的宏观税负不低于35%,在全球名列前茅。世界银行此前对一些国家的最佳宏观税负水平的研究结果显示,低收入国家的最佳宏观税负水平为13%左右;中下等收入国家为20%左右;中上等收入国家为23%左右;高收入国家为30%左右。的宏观税负目前已经达到了高收入国家的水平,但相应的公共服务水平却非常低下,与低收入国家看齐,任何增税行为都很容易激发民间反弹。

起征点争议

遗产税该怎么征收?税制设计首先要解决的是征税对象的问题。如果税制设计不合理,本来只应针对富人的遗产税,可能会导致劫贫济富的负效应。以英国为例,其相关法律规定:除了夫妇双方之间的遗赠外,2017年极准生肖,只要遗产总价值超过32.5万英镑,2017年极准生肖,受赠者就要按40%的税率缴纳遗产税。近年来,随着英国房价的大幅上涨,很多普通家庭的资产超过了遗产税的免征额度,被拖进了遗产税纳税者的行列。

据《税务报》报道,目前家庭总资产达到遗产税起征点标准的,全英国约有200万之多。遗产税已经“威胁到了英国所有的中产阶级家庭”,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都面临遗产税的困扰。英国一位内阁大臣讽刺说:遗产税在某种程度上“惩罚”了那些勤勉工作、积极上进的人。

对于遗产税的起征点,2004年官方曾经公布过一份《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将遗产税的起征点定在20万元,现在看来已经不具备可行性。这次起征点为80万元的传闻,在网络上激起民意强烈反弹,指责遗产税“根本不是调节收入,2017年极准生肖,而是对中产阶级明目张胆的打劫”。

北师大的报告建议按中产水平确定起征额。个人所得税将年收入12万元以上作为需要申报的高收入人群,按三口之家年收入为36万元,如果把家庭财产存量定为15年收入,则遗产税起征限额应为500万元。限额以下是中等收入家庭,遗产和赠予不征税;限额以上是高收入家庭,按超额累进征税。

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也赞成此方案。施政文表示,2017年极准生肖,遗产税各国征税对象一般不超过该国人口的5%,并以此确定起征点,如美国起征点为100万美元,英国为32.5万英镑。按照5%计算,遗产税的起征点应为500万元左右。

即便以500万元为起征点,同样会面临上述英国遗产税的问题。随着近年来房价的大幅上升,北上广很多普通家庭的房产价值已经接近或者超过500万元,意味着这些普通人也将成为遗产税的征税对象。

在税率方面,通行做法是采取超额累进税制,和个人所得税的税率结构相似。北师大报告建议,遗产税的最高边际税率应高于个人所得税。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为50%,遗产税最高边际税率应以55%60%较为合理,比较也不算高。

施政文认为,为了发挥遗产税调节分配的功能,起始税率可以定为30%,最高税率可以达到60%。不过,从全球遗产税制的演变趋势来看,税负水平若设定过高,结果可能适得其反,会导致资本外逃。

从税制模式来看,遗产税通行三种类型,分别是总遗产税制、分遗产税制以及混合遗产税制。总遗产税制对全部财产净额征税;分遗产税制只对继承人所分得的那一部分遗产净值征税;混合遗产税制则是先对遗产总价值扣除债务、丧葬费用等项目后的净值课征一道总遗产税,税后遗产分配给各继承人时,再对各继承人所得份额课征一道继承税。

鉴于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遗产税调节力度不宜过小,北师大的报告建议借鉴混合遗产税制:第一次国税课征总遗产税,重在调节财产差距;第二次地税课征继承税,重在起点公平。

此外,遗产税的税制设计还应鼓励慈善捐赠和公益捐赠,放宽对捐赠范围的限制。这样可以促进非营利组织的发展,发挥遗产税对财富化的推动作用。

或致不良后果

尽管体制内学者已就遗产税的起征点、税率和税制设计等方面达成多项共识,但遗产税仍然面临强大的民意反弹,不少体制外学者也持强烈反对态度。有学者担心,如果仓促开征遗产税,可能导致企业主移民、人才外流和资产外逃等一系列不良后果。

据刘桓介绍,自今年2月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意见》,遗产税提上议事日程以来,有调查显示,平均每天申请去海外的亿万富翁达1.7个。北师大报告估计,目前大陆每年资金外流约5000亿元,如果开征遗产税,可能造成更大规模的资金出逃,影响的经济发展,冲击金融市场和资产价格,连带造成失业等不良影响。

2011年,招商银行与贝恩顾问公司发布《私人财富报告》指出,在高净值人士的全部资产占比中,境外资产已经由前两年的不到10%上升至20%。建行和波士顿咨询公司同年发布的另一份报告显示,大陆资产规模在5000万元以上的客户中,有22%使用过离岸产品和服务配置海外资产。

与此同时,一些国家和地区为了能够成为全球财富管理中心,取消或者大幅度降低遗产税,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取消遗产税或者遗产税率较低的国家,对于富人来说无疑拥有巨大的吸引力。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全球主要国家都在课征遗产税,大陆富豪即使移民海外也无法避税。高培勇表示,不会因为增设遗产税、房产税而导致移民潮的出现。

均贫富被认为是遗产税的最主要的功能之一,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认为,遗产税会鼓励人们消费,而不是把钱储存起来留给子孙后代,2017年极准生肖,这会减少储蓄以及市场中的资本供应量,其长期后果是导致劳动力的实际工资下降,资本的收入份额反而更大,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

从美国的遗产税征收实践来看,遗产税也没有实现公平的目标。由于拥有高额遗产的富人可以通过多种方式避税,美国收入署统计发现,2000万美元以上的大额遗产被征收的税率显著低于200万美元左右的小额遗产,这与设立遗产税的初衷无疑是南辕北辙。

从经济效率上来说,遗产税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一方面打击人们投资工作和储蓄的积极性,拖累经济增长;另外一方面,遗产税的征税成本和收益不成比例,得不偿失。以美国为例,1998年美国政府遗产税收入230亿美元,但征收成本高达460亿美元。

正因为如此,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遗产税经历了开征?停征?开征等数度反复拉锯的过程,到现在仍然是一个争议极大的议题。

征管难题

从技术层面来说,大陆即便开征遗产税,实际操作仍面临诸多制度障碍和条件欠缺。

首当其冲的是私人财产制度仍不完善。掌握公民个人的财产信息,是政府征收遗产税的前提条件。个人收入申报、财产登记制度、死亡申报制度和个人财产评估制度等均有欠缺,导致个人财产信息不够透明,开征遗产税面临重重障碍。值得一提的是,住房登记全国联网制度至今尚未完成,房产只有70年使用权而无所有权,传代困难,也是征收遗产税无可回避的制度难题。

税务机关的征管能力和征管成本也将面临严峻挑战。遗产税是一个税入有限但征管成本颇高的税种,税制复杂、需要扣除与抵免的项目繁杂、累进税率档次多、征缴费时费力,征收经验表明,其政治效应大于经济效应,即使是征税能力强悍者如美国,最后核算往往发现,其征税成本大于税收收入。

2012年底,大陆将要开征遗产税的曝光后,2017年极准生肖,作为通行的避税工具,寿险保单的市场热情被瞬间点燃。保险公司屡签天价保单,不少私营业主成为保险公司的“座上宾”,避税是他们投保的主要动机。据媒体公开报道,一位私营业主那时在北京信诚人寿保险公司投下一份2亿元的人寿保单,按照2004年《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2017年极准生肖,1000万元以上按照50%的边际征收率计算,这份保单可避税7000万元以上。

征税成本名列世界前茅,2007年时征税成本就已上升到5%-6%,远高于美国、新加坡、澳大利亚、日本、英国等国的0.58%、0.95%、1.07%、1.13%和1.76%。在当前的财税体制和制度环境下开征遗产税,一方面税务机关征管能力低下;另外一方面富人避税能力高超,最后很有可能收不抵支。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世界500强药企争相入驻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文章编辑: bolytech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