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首页      国内       上海       国际       社会       生活      文化       卫生       交通       教育      旅游      创业       企业
当前位置:搜客新闻网 > 交通新闻 >
tbw淘宝网品牌女装 ?袁庚:蛇口奇迹缔造者
时间:2018-02-06 07:23  浏览次数:

开启深圳改革开放之航的袁庚,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今年4月23日是他诞辰100周年。每当人们思考今天改革开放如何深入,恐怕都难以淡忘袁庚为之拼搏的身影与功绩。

历史就是历史,任何真实的历史都只为真实本身而存在,却不为任何附加物而存在。只要某些重要的人和事曾经实实在在地出现过,就很难淡化或抹去,无论好坏。

只要回眸深圳乃至近四十年来改革开放的艰辛历程,袁庚就是一个绕不过的人物。但凡在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之后重返校园的读书人,一般都曾伴随袁庚的足迹,展开思考的翅膀,深圳本土的第一代创业者可能感受更深。

扭转招商局命运

由袁庚奉交通部之命领衔的香港招商局与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无疑与晚清洋务运动时期李鸿章在上海创办的民用企业轮船招商局一脉相承。1978年,61岁的袁庚在深圳蛇口开始创业的时候,历史学界对李鸿章与轮船招商局乃至整个洋务运动的评价还是彻底否定,但是,正是改革开放的现实步伐冲击了历史学界的革命史观,历史学的结论已由彻底否定改为基本肯定。

近代的改革开放,遥远的她,在屡遭西方列强的打击之后姗姗来迟。以1861年安庆内军械所的建立为标志,启动“师夷之长计”的洋务运动,从兴办军事工业开始,由于原料、燃料、资金与交通运输的不足,不得不转向民用企业。

袁庚(19172016)

1873年1月,经清朝批准,由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李鸿章创办的轮船招商局在上海问世,这是晚清时期的标志性官督商办企业,在与来华外资企业的竞争中,曾经显示其官督的优势,还并购美商旗昌洋行的全部轮船与相关设备,但终因机构臃肿、管理体制陈旧、连年战乱,经营成效时好时坏。1909年,轮船招商局改为商办,创设董事会,略有好转。1924年改为股份公司,1930年由国民政府收归国营,隶属交通部,运输能力下降,房地产投资骤增至总资产的80%左右。

1949年3月,国民党当局对招商局全面实行军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已经随国民政府迁往香港的招商局全体员工,于1950年1月在香港宣告起义,留港继续经营,归共和国交通部管辖。其后虽有所发展,但终因全国的政治运动接二连三,特别是十年动乱使国民经济濒于崩溃的边缘,即便是置身自由港与金融中心的招商局,也很难避免尴尬和痛苦的境地。正是从1978年开始,袁庚从交通部外事局副局长转为主持香港招商局的工作,才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袁庚是地道的宝安县人,出生在大鹏镇(今属深圳市龙岗区),海员之子的家庭背景与毗邻香港的见闻,使他自幼就对外面的世界持有好奇心,求知欲很强,他的内心世界还深藏一股乘风破浪的锐气,他的视相对开阔,思维方式是发散型而不是封闭型的。

对许多有志者来说,家庭背景与青少年的经历,往往影响个人性格与意志的形成,近代民主革命领袖孙中山先生就是如此。他之所以很早就能立志救国救民,以革命家的道路振兴中华,就因为他在13岁那年,就由母亲带他远渡重洋,到夏威夷寻找哥哥,“始见轮舟之奇,沧海之阔,蔡绍中,自是有慕西学之心,穷天地之想。”

据称,袁庚的童年就受过留洋学者的启蒙,后来就读于张之洞创办的广雅中学和中央军校,加上战争年代的军人规训与意志锤炼,特工与外交官的担当和敏锐,都使他很难平庸地虚度年华。他先后任东江纵队港九大队队员、训练队教官、护航大队队长、情报官、职络处处长等职,还随部队编入第三战军,任炮兵团团长,1953年任驻印尼总领事馆领事,以外交官的身份承担特工任务,为保护周恩来总理的安全做出过贡献。

文革期间的个人挫折与家庭厄运,并没有使袁庚放弃自己的理想追求,倒是加重了他对国家与民族命运的焦虑。他给周恩来的申诉信中坦言:“在战争年代的枪林弹雨中,从不敢贪生怕死;在和平时期复杂危险的工作中,不曾知难畏进。”

在袁庚的爱子袁中印看来,康生点名要整的父亲这辈子并没有受过太大苦,虽然住进了秦城监狱,但总算保住了一条命。袁庚的冤案受到周恩来亲自过问,关了五年之后放出来了,毫发无损,还给安排了一个副局长的实职,在未来的时空中施展拳脚。不过,这个副局级的重要性,可能仅次于他的胆识与才华,三者缺一不可。

缔造蛇口奇迹

1975年10月,58岁的袁庚调任交通部外事局副局长,再过3年,交通部部长叶飞问他,“愿不愿到香港招商局去打开局面?”于是,他回到南方,接受香港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一职,由此开启了他的晚年奇迹。是他通过交通部,向国务院申请开发蛇口,1979年担任深圳蛇口工业区管理委员会主任,负责蛇口工业区的开发。

外交家宦乡曾说:“袁庚之所以搞出个蛇口,就是因为他对的计划经济一窍不通、一无所知。”但实际上,对于心态年轻的创新者而言,有时候知道得太多,未必就是优点,反而容易畏手畏脚,裹足不前。

至少袁庚能够运用自己体制内的局级干部身份,向交通部要政策,向李先念副总理要地,随时反映情况,调动人脉,甚至还能在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视察蛇口的时候,特意把那块备受争议的标语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赶做得更大,终于得到邓小平说“好”,从而得以放下关于“资产阶级帽子”的重重顾虑。袁庚和蛇口置身于计划经济体系与观念的重重包围之中,常常听到批评者把“姓资”、“姓社”的话题抬到吓人的高度,直到邓小平对这个口号说好之后,这个标语才理直气壮地矗立于蛇口。

有关资料表明,袁庚引领的招商局,独资开发了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工业区??蛇口工业区,创办了改革开放后第一家商业股份制银行??招商银行、第一家企业股份制保险公司??平安保险。袁庚创建的南山集团,还是改革开放后第一家中外合资股份制企业,第一家实行政企分开、无直接上级主管单位的股份制企业,第一家无国家拨款、以企业集资,无国家计划调配货源、以完全的市场机制参与全球港口竞争的企业,第一家尝试采用股东单位轮流审计这一内控模式的企业,它为招商局和蛇口带来了巨额的物质财富,使招商局原本仅有的1.3亿元资产,到1992年袁庚离任时超过200亿元。

更为重要的是,蛇口开发区为全国性的改革开放事业提供了批评、借鉴或思考的实验性平台。它还在内地第一个实行工程招标、第一个进行分配制度改革、第一个实现住房商品化、第一个建立保障体系、第一个尝试取消干部任命制和等级制……《袁庚传》的作者盘点袁庚在蛇口创造了24个“第一”,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

万事开头难,袁庚不缺克服困难的意志。但是,创新者往往容易被误解,还要面对大众观念及其舆论的围攻。他作为老共产党员,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风险,但他瞄准了方向往前走,“大不了回秦城监狱去”,这就是战士出身的袁庚既为自己壮胆也鼓励改革同道的酸苦誓言,尤为难得。

政治与思想的改革

蛇口试刀还没到两年,思想敏锐的袁庚就感觉到有些人的思想跟不上,必须改革干部体制。1980年3月28日,蛇口第一个在正式实行了干部、职员公开自由招聘制,率先打破了新31年的干部调配制。

袁庚既是强者,也是弱者,他把中央首长的每一次视察当作寻求新一轮动力的机会。1983年2月9日,经过南访的胡耀邦总书记首肯,他让蛇口的管委会干部试行群众直接选举,还有选举上任之后的干部考评制,一切都制度化。1983年4月,美国《周刊》评论蛇口工业区第一届管委会的选举答辩:“他们以真正民主选举候选人的身份在蛇口出现,作政治演说,在一系列答辩会上回答选民们的问题……”4年之后,蛇口工业区管委会按照群众的要求,由行政机构改为董事会制,袁庚被选为董事长。在这次选举中,5名董事落选,干部的任命制与终身制率先在蛇口打破,它昭示着蛇口的民主进程任重道远。

由经济体制改革转向政治体制改革,也许就是一场不流血的战争,各种利益与观念的冲突必然交织出现,众说纷纭,误解丛生,袁庚把自己置于浪尖之上。他对媒体的监督作用与不同意见的重视和尊重,所显露出来的是政治家兼思想家的胸怀。

1985年2月,《蛇口通讯报》刊登直指袁庚的来函《该注重管理了??向袁庚同志进一言》,文章称:“工业区整体管理水平很不理想,你不能不负责任”,“董事会形同虚设,董事不‘懂事’”,劲舞团魔法花园,“工业区管理倘若长期落伍,就会丧失生命力”,男主角,“效率远不像传说中那样高”,“(袁庚)还称不上优秀的企业家”。

在此之前,报社总编犹豫要不要刊发,多次要求送审,袁庚的回答是:“不要送审,编辑部有权发表。……我们就是要在这块地方缔造一个让大家畅所欲言的民主”,“人民对我们工作中存在的缺点在报纸上展开批评是好事,否则很容易助长某些干部自以为绝对正确的观念;如果多展开批评,不正之风就会收敛。我主张凡批评工业区领导人的文章,都可以不要审稿,记者既然让他当了,就应该信得过,要相信记者的水平在有些问题上并不一定比审稿的人低。”(《新观察》1985年第14期)

就凭袁庚准发不准压的这篇来函,可知袁庚的胸怀能够容纳的岂止那2.14平方公里。正是这篇内部小稿,重生小说全本排行,荣获1985年度全国特等奖。

不惟如此,袁庚还是敢于承担的强者。1988年1月,三位来自北京的思想政治工作者与蛇口青年对话引发思想观念的激烈冲突,还有人写材料向中央汇报,引发全国关注的“蛇口风波”,袁庚以大无畏的气概,要求管委会各级负责人保护对话的青年,还在《人民日报》公开表示:“在蛇口不许以言治罪。”

在袁庚的晚年,当有人问起他与深圳市委书记梁湘之间的争论时,他不仅坦言他俩之间几乎没有个人恩怨,有的只是办特区的思路不同,而且他承认自己错了。

这就是蛇口的领航人袁庚,他既是强者,也是智者。古往今来,群星闪耀,良莠不齐。只有不畏批评,还敢承认错误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也是真正的智者。

袁庚的总结与思考

1988年11月,经济改革回顾与展望研讨会在蛇口召开,袁庚在开幕式上发表演讲,精彩纷呈。

他谈到,观念的转变与的变革比物质的引进要难,也更重要。要引进外国的资金、技术、设备,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而要创造一个适应经济发展的环境,则要困难得多。进步的、进步的人,是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经济起飞的大前提。当有人问袁庚:“蛇口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他回答说:“是从人的观念转变和改革开始的。”

袁庚心里很清楚,只有通过体制改革,才能适应竞争规律。蛇口这个地方是由跻身香港的一个中资机构??招商局全资开发经营的,不是运用政府的行政功能开发的。这里的企业80%以上是三资企业,这就意味着,蛇口自出娘胎就先天具有适应化市场经济的功能。作为一个企业,如果没有经济效益,没有在市场上竞争的能力,是一天也活不下去的。对于蛇口来说,开拓市场尤重于市场。他说:“人民的创造力和自由意志,纪爱妍,完全是按照自由竞争机制和经济规律、价值法则所规范的,而这种创造力和自由意志的充分发挥,则有赖于各种体制的改革。”

1984年,邓小平视察蛇口,听袁庚(左二)介绍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的规划。

至于如何着手体制改革,袁庚如实地通报了蛇口招商局与管委会的努力:

第一,淡化官本位,冻结所有应聘者过去在内地的行政级别和工资级别。他说:“如果你问某个蛇口人现在是什么级别,是局长还是处长,那将引起哄堂大笑。这里的许多干部更乐意在企业施展自己的才能,我们的困难是,如果让一个干部从企业到政府部门工作,往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去说服他。”

第二,取消特权,消防style,从财富再分配开始,坚持公平、公正与透明。比如住房,任何人不能靠特权获得,在商品面前人人平等;至于薪酬,则要根据他的才能和贡献来确定。他说:“包括国务院明文规定的赴港、出国允许携带大件的特权,我们早就主动取消了。”

第三,尊重宪法,通过舆论监督,让人民行使知情权,增加透明度。袁庚说:“当你作出有关人民利益的决策时,人民理所当然有权过问你。蛇口除了实行选举领导人之外,还实行一年一次的信任投票制度,即给人民以罢免权,在这里已坚持六年了。这就是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其中还包括舆论监督,不违反宪法的言论自由、各种群众性的压力团体等等。谁都明白,如果地球没有自己的轨道,没有制衡的力量,那就可能撞到太阳上去而毁灭掉。”

蛇口的改革受到海内外的普遍关注和赞誉。当台湾“中央研究院”的李远哲博士前来考察,询问袁庚:“开发蛇口的哲学思想是什么?”袁庚胸有成竹地回答:“我们不仅要继承和发扬的一切优秀传统文化,而且要学习借鉴西方的优秀文化,包括科学、技术、工艺、管理。我们要创造繁衍现代文明的土壤,但绝不能提供色情、暴力、同性恋、艾滋病滋生的土壤。我们要避免和防止西方的道德危机。”

从这番发言来看,袁庚不像是一个局级干部,而是一个视开阔的政治家。不管如今的蛇口属于什么级别,隶属何局、何部,陈硕真传,只要能有十分之一的创业者经常感受一下蛇口那片热土,翻翻袁庚留下的文字,传递他那为国为民闯开蛇口的锐气、意志、智慧与境界,那就足够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yangpa广东提前一年全面建成河长制 实行互联网管理广东精选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文章编辑: bolytech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